話總說不清楚該怎麼明瞭?你需要的是神經語言學──語言學研究員李佳穎專訪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 採訪編輯|江佩津、美術編輯|張語辰

語言是我們溝通的工具,中研院語言學研究所的李佳穎研究員,觀測語言使用時大腦的反應,構築出臺灣語言使用與大腦關係的資料庫,包含從嬰幼兒語言發展、學齡閱讀障礙、老年老化失智、腦傷者使用語言的情況。

除了探索語言使用和大腦的關係,李佳穎團隊也基於研究成果,設計遊戲與輔具,協助需要的人。
攝影│張語辰

為何想投入「神經語言學」研究?

李佳穎表示自己其實一開始並不是學語言學,是因為對人的行為很感興趣,而學了心理學。在高雄醫學大學受訓練的時候,除了心理學,還有機會學習人體解剖、神經解剖學,也會到醫院見習。

參與訓練時,失語症吸引了她的注意,患者因為腦傷,而使得語言、書寫相關的功能出了問題。她從那時就對大腦跟語言很有興趣,語言是人類跟其他動物的差異,因為語言能使知識有效地傳承下來,是帶來人類文明進步的基石。

神經語言學」就是在談大腦跟語言使用的關係。早期的研究是透過觀察失語症病人的語言缺損情況,來回答這類問題;但大腦受損後有其補償機制,就算腦損傷在同一區塊,表現出來的症狀也不會一模一樣,李佳穎因此覺得人的大腦真的是很奇妙的東西。

閱讀障礙怎麼判?腦波數據見分曉

研究團隊會觀測孩子的各種閱讀能力隨著年齡的發展變化,如果在該年級時某個能力沒有發展,可能就代表有落後的狀態。透過標準化測驗可以進行注意力評估等實驗,用來判斷是否有學習障礙、後續是否要給予輔導。

實驗人員以一對一的形式,評估幼兒的認知和語文智力發展。
圖片來源│大腦與語言實驗室

很多時候,「注意力缺乏」跟「閱讀障礙」會一起發生,但何者是原因很難區分。

有許多孩子在學習場域出現問題時,都會被說是「注意力」有問題,就帶去心智科。但其實也要探討其中原因,有注意力困難的,也有可能是「閱讀障礙」而造成的學習成績低落,進而造成情緒或人際問題。

李佳穎的團隊曾進行一個不匹配負向波 (Mismatch negativity, MMN) 的研究,他們與亞東醫院的神經小兒內科合作,發現「注意力」跟「閱讀障礙」在語音上呈現的大腦模式是不同的(註一),雖然在行為層次很難區分,但透過大腦的反應,其實可以區分得出來。

受試者戴著腦波實驗專用帽,看著電腦螢幕按按鍵、或是玩遊戲,藉此收集大腦的反應數據。
圖片來源│大腦與語言實驗室

孩子的閱讀障礙,能透過什麼方法協助?

閱讀障礙通常是到孩子「開始學習文字」時才會發現。臺灣學習文字的歷程是在小學一年級,先安排為期十週的課程學習注音符號,在這期間可能會發現有些孩子注音解碼的速度比較慢。在小學一年級發展較慢、情況很嚴重的,都可以直接透過測驗判定出來,但有些智力高的孩子可以死背,就沒有那麼容易判別。

另外,在臺灣社會中,有些來自低社經家庭、原住民或新住民的孩子,閱讀發展也會比較慢,使得他們在一開始的學習成就相對較低,報章雜誌也常報導這些小朋友的會考成績有些特別差。造成這種現象的一個可能原因是:學習閱讀所使用的語言,其實是他們生活上的「第二語言」;若要改善這種情形,則需要幫助這些小孩建立學習文字所需使用的口語詞彙知識。

基於這些研究發現,李佳穎和團隊設計了一些輔助教學的遊戲。像是這款打地鼠的《收割季節》遊戲,每次會出現字的「音旁」或「部件」,看到有相同部件的字就可以打下去,像下面這部影片示範:

透過這種遊戲,視覺上看到許多具有相同部件的字(不管認不認得),孩子在聽覺上又能聽到讀音,可以達到相輔相成的學習效果。在小朋友的大腦中,「文字」可以與「聲音」連結很重要,例如知道「小狗」這兩個字的讀音,就可以連結到既有的口語詞彙知識。大腦把「文字」跟我們所使用的「語音」、以及背後的「意義」連在一起,就可以達到認識文字與閱讀學習的目的。

所以我們做這些不只是為了幫助閱讀困難的孩子,也讓其他學習落後的孩子透過輔具、遊戲來補足這些語言學習的經驗值。

臺灣的神經語言學研究,和國外有何不同?

許多人會說「左腦管語言」,其實是、也不是。因為當語言表現到巔峰極致時,是左腦負責主要功能,但左腦有困難時,右腦很多地方會幫忙。

語言區是不是只在左腦?不是,「全腦都重要」。語言也不是單一功能,是很多系統互相扶持。

我們看到國外進行許多嬰幼兒語言能力的分析,研究顯示「語音能力」是後來很多閱讀能力的基準。嬰兒一出生時,其實對所有語音都有區別能力,可是如果有些語音沒有接觸的機會,到 6-10 個月大時會逐漸降低對這些語音的敏感度。

世界上有很多不同語言,存在各自的語音組合,在臺灣光是國台語就不一樣了。不同語言所使用的語音組合不一樣,例如,我們沒辦法將芬蘭的研究用到臺灣的語言習得研究上,因此必須建立臺灣本土的語言發展資料。李佳穎的團隊進行這塊研究已近十年,最困難之處在於「受試者」的尋找。

李佳穎熱愛科學研究,但更希望這些神經語言學研究的成果可以被使用並走進社會。在研究臺灣語言使用與大腦關係的過程中,她發現缺少了許多本土的資料庫可以用,然而不同語言各有其特異之處,即使國外有,也不能直接拿來使用。所以李佳穎很希望能在這方面有所貢獻,和實驗室成員一起將臺灣的語言使用與大腦關係資料庫建立起來。

如何探討「語言使用」與「大腦」之間的作用機制?

不同學科,只要是科學實驗,所使用的原則都相同:從提出問題,建立假設、設計與控制變項、搜集資料,再到分析與驗證。李佳穎研究的議題是「語言」,對語言的特性就要有所掌握,像是語音、語意、語法、語用等等,還有許多次領域。

在每個次領域都會找到其中更小的單位,語音最下面就是音節、聲調,音節裡有很多更小的聲音:子音、母音的構成。要了解這些小小的元素是怎麼合併、原則在哪。所以如果想要探討語言特性的存在與否,或是不同腦區如何掌控不同語言特性的學習與運作,就要把這些小小的元素結合進科學實驗的設計當中。

例如,中文有很多有趣的特性,像是中文有 184 個數量詞,團隊建立這些數量詞的使用資料庫,並透過實驗來探討:一般讀者如何使用不同的腦區,掌握量詞的語意與語法特型,甚至老化、失智對於這些語言特性的使用會不會有困難。因此這種數量詞的神經語言研究成果,也能用來檢視學童或第二語言學習者的中文語言能力精熟程度,乃至於應用在老人失智時大腦退化的篩檢上。

進行神經語言學研究,需要哪些能力?

李佳穎讀博士班時認識到了認知神經科學,透過功能性磁振造影 (fMRI) 可以看到語言使用時大腦的活動情況。但當時辛苦的地方在於:所使用的技術是從電機、醫學工程、物理學發展出來,分析資料還需要結合統計學、資訊科學,但她當時只有心理學、語言學的知識。

在那個年代還未有相關的教科書,所以李佳穎就到網路上的討論區提問,或是搜尋其他人的使用經驗,還有學習影像分析所需的程式語言,這樣一步步學起來。學會與不同領域的人對話,才能進行跨領域的合作研究。因此,現在實驗室成員也不是專一背景的,學生各自的專業很多元。

 

您最近是不是也有以下的感受?

1.各類議題中的科學及專業知識日益複雜,想懂實在太難。

2.資訊爆炸、真假難辨、覺得無所適從,甚至想不聽不看。

3.擔心身邊的人受偽科學與謠言所誤,但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你需要「科學思辨力」幫助你,建立自己的邏輯、跨過複雜議題討論的門檻、提升資訊選擇、處理與溝通的能力。

用 12 堂課讓你成為更能面對未來變化的公民吧!

課程內容詳見:《科學思辨力》

泛科學總編輯鄭國威招牌課程再度開課,面對面傳授閱讀理解、科普寫作到內容行銷的心法,幫助你打造個人品牌。

慶祝泛科學院周年慶,快來領取專屬優惠,現在購買課程還有機會抽中 $1,111 折價券喔!課程傳送門請點我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533265117215-0’); });

The post 話總說不清楚該怎麼明瞭?你需要的是神經語言學──語言學研究員李佳穎專訪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https://pansci.asia/archives/149432

Nintendo’s holiday deals include two Labo kits for $99

While not specifically tied to Black Friday, Nintendo has another deal that might be of interest, especially for parents who are looking for some educational toys for their kids as the holidays near. Now through December 1st, you can purchase any two Labo Kits from Best Buy for just $99.

You can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deals here.

[embedded content]

https://www.engadget.com/2018/11/13/nintendo-holiday-black-friday-deals-labo-kits/

皮克斯总动员:十九座奥斯卡背后的故事

1995 年,《玩具总动员》上映,在造就了当年全球最卖座的电影同时,也创造了完全电脑制作动画长片的先河。那一年,善良、正义的牛仔胡迪成为了孩子们最想拥有的玩具。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胡迪其实有着一段「黑化」的历史。

1993 年,制片方皮克斯将最初的剧本方案拿给发行方迪士尼审阅,当时迪士尼工作室的主席杰弗里·卡岑贝格给了个建议:让主角胡迪的形象「多些棱角」。听取了卡岑贝格的建议,导演组在后来的 demo 中把胡迪改成一个嫉妒心强的恶棍。最终,主角形象崩塌的动画 demo 没有通过迪士尼的审核,接下来的日子里,除去睡觉的时间,导演组几乎每分每秒都在赶工,努力找回最初构想里的那个渴望被爱的牛仔玩具。

这就是《玩具总动员》创作之初的故事。从《玩具总动员》到《海底总动员》,从《飞屋环游记》到《寻梦环游记》,之后的十余年,皮克斯不仅成为了票房和口碑的保证,也成为了众多动画电影制作者向往的殿堂。你也许知道史蒂夫·乔布斯离开苹果创办了这家动画工作室,但有关皮克斯的故事,还要从这家公司的另一位创始人艾德·卡姆尔那里说起。

用电脑做一部动画电影

卡姆尔儿时的偶像是华特·迪士尼,每周日守着电视看迪士尼解释动画影片背后的科学技术是卡姆尔的习惯。荧幕上静止的唐老鸭在动画师的笔下转化为有情感的鲜活形象,这让技术和绘画成为了卡姆尔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两个元素。

卡姆尔在研究生求学阶段,有幸遇见了交互式计算机绘图领域的先锋人物之一伊万·萨瑟兰。受到了他的计算机绘图程序 Sketchpad(几何画板)的启发,26 岁的卡姆尔萌生了一个想法,研发一种用电脑来制作动画的新的绘画方式,来提高图像质量。

1972 年,卡姆尔花了 10 周的时间制作出一部以左手为模型的数字影像,在当时成为了电脑动画技术的最高水准。之后,他研究了如何用电脑制作更光滑的曲面,并在博士论文中解答了这个问题。1974 年,取得博士学位的卡姆尔更加坚定了制作一部电脑动画电影的目标。但在当时,大多机构认为卡姆尔的想法过于超前和冒险,就连迪士尼公司也认为电脑动画的时代尚未到来。

幸运的是,1974 年,卡姆尔认识了纽约理工学院院长,他希望将计算机引入动画制作。搬到纽约理工学院之后,卡姆尔在电脑动画技术精进的路上一路前行,制作了「补间动画」的二维动画软件,实现关键帧之间的动作连贯,还摸索如何打造「动态模糊」效果。卡姆尔拿到了用以完善电影技术的充足的资金和资源,却找不到一个擅长讲故事的人。没有好的故事创意,卡姆尔的电脑技术无法施展拳脚,再先进的技术对观众而言也没有吸引力。

抱着这个想法,1979 年,卡姆尔加入卢卡斯影业开设的计算机分部,但由于资金问题,这个部门被挂牌出售,接手的人是被苹果扫地出门的乔布斯。1986 年 1 月 3 日,乔布斯正式收购卢卡斯影业计算机部门,同时邀请卡姆尔加入,一起成立皮克斯。

创立初期,皮克斯就在电影制作上小有成就,1987 年,《顽皮跳跳灯》获得奥斯卡提名,第二年,《锡铁小兵》获得皮克斯的第一个奥斯卡奖项,不过公司运转上一直处于烧钱状态。与此同时,因《小美人鱼》大获成功的迪士尼,希望寻找更多合作伙伴提高电影产量,于是自然而然地找上了皮克斯。就这样,1991 年迪士尼与皮克斯签订了囊括三部影片的制作协议,发行权和所有权归迪士尼所有,《玩具总动员》就是迪士尼和皮克斯合作的第一部电影。

临近《玩具总动员》上映,乔布斯也开始酝酿让皮克斯上市。1995 年,电影上映之后票房大获成功,皮克斯也正式 IPO,成功筹集了 1.4 亿美元。这时,从大学期间卡姆尔决定要制作第一部电脑动画电影的目标起,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讲好一个故事

解决讲故事的问题是卡姆尔实现电脑动画电影的关键一步。

还在纽约理工学院时,卡姆尔就意识到,他和团队并不懂得如何讲好一个故事。有幸的是,卡姆尔在后来遇见了约翰·拉塞特。拉赛特帮助卡姆尔把讲故事的天赋与皮克斯初步成熟的电脑技术天衣无缝地结合起来。与卡姆尔一样,拉塞特也深受迪士尼动画的启发,大学毕业,就用一部短片《小姐与台灯》致敬《小姐与流浪汉》,而那盏白色台灯,也逐渐演成为了皮克斯的标志。

卡姆尔在纽约理工学院的同学阿尔维如此评价拉塞特:「我能让物体流畅地运动起来,却不能赋予物体思想。我不能给物体灌输情绪和灵魂,但约翰可以。」后来,拉赛特执掌的《玩具总动员》、《怪兽大学》、《飞屋环游记》都成为了动画电影史上的经典。

对比古典童话内核的迪士尼,皮克斯的故事更加新颖。玩具也可以有生命,怪兽要去大学里学习如何吓人,人去世之后会进入一个五彩斑斓的亡灵世界,直到被世人遗忘才彻底离开…… 在一个个荒诞有趣的故事里,皮克斯创造了新的童话,这些故事激发着今天孩子们对未知的想象,也还给了在网络与现实间居无定所的成年人们一个足以安心的童话空间。

和冤家联姻

被迪士尼收购之前,合作十多年的皮克斯与迪士尼在利润分成上产生了矛盾,乔布斯和时任迪士尼 CEO 迈克尔·艾斯纳互不让步,双方关系从此交恶,直到 2006 年艾斯纳离开,鲍勃·伊戈尔上任,皮克斯才与迪士尼重回谈判桌上。

谈判双方迈过世纪之交也是各有各的焦虑。迪士尼走不出十年票房魔咒,高管纷纷离职,创造力面临枯竭状态,还有竞争对手在身后穷追猛打。皮克斯的黄金时代接近尾声,它需要一位合伙人在市场营销和影片发行上提供更大的平台和助推。在这样的局面下,迪士尼和皮克斯成了对方可以依靠的「伙伴」。

74 亿美元的换股条件让乔布斯无法拒绝,2006 年初乔布斯将皮克斯卖给了迪士尼。卡姆尔转而担任皮克斯和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总裁。

接管迪士尼动画的卡姆尔意识到迪士尼动画内部守旧、死板的公司文化是让创意失声的罪魁祸首,于是对迪士尼的办公空间、工作制度做了改造,把皮克斯的创新文化,比如智囊团制度引进了迪士尼,但是在制作团队上保持皮克斯和迪士尼动画的独立运营,卡姆尔不希望迪士尼动画变成皮克斯的克隆版。

并购后,迪士尼动画渐渐有了起色,2008 年上映的《闪电狗》获得 2009 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对于迪士尼上下无异于是一阵强心剂。卡姆尔给予迪士尼动画创作组足够的自由,迪士尼对于新疆域的探索,是对老题材的再加工和再思考,并由此诞生了票房仅次于《狮子王》的《魔发奇缘》。

早在《玩具总动员》制作完成后,卡姆尔为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思考如何创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创意大环境。皮克斯内部形成智囊团,对制作团队开诚布公;鼓励制作团队考察旅行,探索未知的世界。卡姆尔要求团队在技术和创意上追求平衡、自我反省、坦诚信赖,也逐渐成为了独树一帜的皮克斯文化。

并购之后,最让卡姆尔担心的是,皮克斯多年铸造的坦诚、创新、自行的企业文化能否经得起新环境的考验?在新任迪士尼 CEO 鲍勃·伊格尔的支持下,卡姆尔起草了一份「公司文化五年契约」的文件,罗列了并购之后皮克斯不容转变的传统。比如,皮克斯员工有权设计自己的名片,不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按照自己的喜好装扮办公室,最大程度保证员工的创意来源。

这些微小的细节都沉淀在皮克斯的创意基因里,最终凝结成为二十部大电影,在全球每一个角落描绘着每个人的童趣、感动和梦想。

遗憾的是,离别的日子终会到来。2018 年 10 月,迪士尼宣布卡姆尔将在年底正式离职。对于从业四十年的卡姆尔来说,他已经来到了职业的巅峰,也是人生的抉择路口。「虽然大家可能不大愿意承认,但每个人心中都知道,改变必然会发生。在我看来,无常当然不可避免,也是生命的神奇之处。」

2019 年 1 月 20 日,我们有幸邀请皮克斯联合创始人艾德·卡姆尔来到北京,这可能是在他卸任前最后一次跟中国影迷分享皮克斯的故事。揭开这个童话帝国的奇妙面纱,我们 IF 2019 现场见。

点击链接享受 2019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限时早鸟票特权!

头图:皮克斯

责任编辑:克里斯、宋德胜

http://www.geekpark.net/news/235062

防挡弹幕、二倍速播放…… 论年轻人看剧的 100 种打开方式

记得第一次看到有人开弹幕看视频时,我好奇地问道:「这么乱不会挡住要看的内容吗?」二次元同学是这么回答的:「不会啊,我想看视频就看视频,想看弹幕就看弹幕,两者可以自动分离,不会互相干扰。」

这种神奇的能力用科学解释,其实类似于听觉中的「鸡尾酒会效应」,指人在集中注意力看某些东西时,会自动屏蔽掉其他不相关的事物。当然,这样的「神技」可能要长期混迹于弹幕网站的人才能习得,普通人又怎么能够做到呢?别担心,这种可以自动分离的弹幕已经有人做出来了!

「防挡弹幕」黑科技:别挡住我爱豆

今年 5 月,哔哩哔哩率先上线了「弹幕蒙版」功能,简单来说就是可以自动隐藏掉人像部分的弹幕,让你能一边看弹幕,同时还不会挡住演员的脸。这种黑科技让弹幕有了自动分离的功能,「弹幕护体」从此有了对手。

最早 B 站只在一些宅舞区开放了此功能,弹幕再也挡不住小姐姐的盛世美颜,后来在鬼畜区、综艺区也陆续上线。今年的 BML 大会直播,同样使用了弹幕蒙版。用户可以自己选择是否打开防挡弹幕,在看综艺、鬼畜等视频时,会有别样的效果。

最近,爱奇艺也上线了弹幕蒙版的功能,《中国新说唱》节目中就能选择屏蔽「人像区域」。

如果你是 A 站、B 站、N 站的资深用户,应该对弹幕文化比较熟悉。最早只是从右向左的白色文字,现在已经丰富了很多,有彩色弹幕、三倍速弹幕。更有意思的是由粉丝们自发组成的弹幕大军,在《Fate》这样的神番中、在经典的丞相鬼畜视频中,眼花缭乱、同时又整齐壮观的弹幕大军本身也成了视频的一部分,这是属于年轻人的看剧方式。

             

二倍速播放:我追的不是剧,是时间

已经很少有人「正常」看剧了。有个朋友追《延禧攻略》,三天看完了 70 集的内容,问了才知道是快进看完的。其实视频网站还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二倍速播放。

二倍速播放可以在不错过任何剧情的情况下快速浏览完剧集,适合想快速刷完一部剧,又没多少时间看的人。除了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这个解释,二倍速追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剧情拖沓,多见于国产宫斗剧。

当然,二倍速播放的节奏、声音肯定都是不正常的,有些视频用加快/减慢的速度播放,还会出现喜剧效果。之前这样的二次创作可能要 UP 主完成,现在可以靠观众自己发现了。

几分钟看完 XXX:快餐虽好,也不要贪吃

过去我们想快速看完一部剧,可没有二倍速播放这样的选项。当时流行过一种方式是「图解电影」,用旁白加电影截图的形式讲完大概剧情,几分钟就能看完一部电影。不过那时候看图解电影的主要目的是省流量,中学生用这种方式应对客观条件的限制。现在「图解电影」这个产品还在做,还增加了语音朗读的功能,图文声并茂,也算是一种创新。

「几分钟看完 XXX」这种方式出现要更晚,短视频、自媒体流行起来之后,有人开始做这种带你快速了解电影的视频,迎合快生活的节奏。这种方式存在版权、戏说等种种争议,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样的内容可以吸引观众对电影的兴趣。

我自己并没有在没看过一部电影的情况下选择用「几分钟看完」,而是在某些影视剧续集出来的时候,用这种方式回顾前作的剧情,其实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只看 TA=只看我喜欢的

为了适应快节奏的内容趋势,视频网站自己也在替用户精选内容。最传统的方式是剪辑成精华版,一些视频还会在进度条上标出精彩内容,划重点。

爱奇艺还有更进阶的方式,他们根据大数据来分析受观众喜爱的内容,做出了「绿镜」功能。最简单的逻辑是,用户看到自己喜欢/不喜欢的内容时,会有快进快退的操作,重复观看或者直接跳过,而某段内容被重复观看的次数越多,自然就是精彩部分。在进度条上,爱奇艺用波形图来展示这个数据。

观众的喜好千奇百怪,哪部分才是他/她想要的?很大的概率,都是来看自己爱豆的。粉丝的力量是强大的,他们会自发剪辑出偶像的片段,团体组合的演唱会上也有各种饭拍角度的视频。为了粉丝更快速找到自己爱豆的片段,视频网站也提供了「只看 TA」的功能,一步到位,直接找到想看的片段。

怀念的不是剧,是看剧的氛围

上面说的这些功能,都是在满足观众多样化的看剧需求,其实除了这些,我们更需要的是环境。现在年轻人都是自己看剧的,即使在家也和父母看不到一块儿,再也没有一群人围着电视看剧的氛围。于是诞生了另一种看剧方式——直播看剧。

有点类似弹幕,直播看剧也是在追求一群人边看剧、边讨论的感觉。斗鱼就专门有「一起看」的专区,周星驰系列、金庸系列等,各种主题的影视剧循环播放,而观众明明可以自己在家单独看,却偏偏选择和一群人一起看,主播还会和观众商量下一部播放什么。这种直播看剧的内容多是些怀旧系列,可能这群人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在寻找过去那种一群人围在电视旁看剧,讨论、吐槽的感觉吧。

以剧会友还有另一种形式,就是我们之前介绍过的「微光」。视频以轮播的形式播放,厅主选择内容,可以邀请好友或陌生人一起看,然后和志趣相投的人边看剧边聊天。看片、交朋友,让你不再孤单。

我们已经不可能找回从前看剧的感觉了,就像前几天我回看黄日华版的《天龙八部》,关注点早已不是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反而经常被演员造型、穿帮等细节吸引注意力。

新的时代需要新的看剧方式,所以就算是做自制剧、长视频的视频网站,也在迎合年轻人的需求,提供二倍速追剧、音频模式等选项。加什么功能是视频网站决定的,但如何选择看剧的方式,永远掌握在你自己手里。

编辑:Rubberso

http://www.geekpark.net/news/235061

BBC will broadcast every Formula E race this season

It’s a good as time as any for the BBC to jump in. Where the initial Formula E revolved around virtually identical cars that had to swap out mid-race, successive seasons have grown far more varied. The differences will be more pronounced than ever for the 2018-2019 season, too. You’ll see more powerful, more distinctive cars that don’t require swapping, while automakers like Nissan are joining the fray for the first time. Simply put, it promises to be engaging even if you no longer see EV racing as a novelty.

https://www.engadget.com/2018/11/13/bbc-will-broadcast-formula-e-races/

Amazon’s HQ2 will be split between NYC and Arlington, Virginia

“We are excited to build new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City and Northern Virginia,” CEO Jeff Bezos said in a statement. “These two locations will allow us to attract world-class talent that will help us to continue inventing for customers for years to come. The team did a great job selecting these sites, and we look forward to becoming an even bigger part of these communities.”

The e-commerce titan originally announced its HQ2 plans by touting investments of over $5 billion and the creation of 50,000 jobs (split 50/50 between the two locales). That led to a fierce, and sometimes controversial, bidding process as hundreds of regions vied for its hand. Hopefuls were tasked with completing an eight-page request for proposal document, which saw them handing over data and info on themselves (as well as promising tax breaks), with submissions ending October 19, 2017.

Sure enough, Amazon’s original Seattle location brought in an “additional $38 billion to the city’s economy,” according to the company — with every dollar invested by Amazon in Seattle generating “an additional 1.4 dollars for the city’s economy overall.” Ignoring the impact the mega-projects will have on housing prices and public transport, the winners are sitting on a potential gold mine.

After settling on a bunch of finalists, Amazon reportedly further trimmed down the contenders to a “small handful” of cities earlier this month, among them Dallas and NYC. The company’s HQ2 wish list included proximity to a major airport, mass transit, a pool of highly educated employees and room for up to 8 million square feet of office space, according to The Seattle Times.

“We expect HQ2 to be a full equal to our Seattle headquarters,” said Jeff Bezos, Amazon founder and CEO. “Amazon HQ2 will bring billions of dollars in up-front and ongoing investments, and tens of thousands of high-paying jobs. We’re excited to find a second home.”

Mallory Locklear contributed to this report.

https://www.engadget.com/2018/11/13/amazons-hq2-split-between-nyc-arlington-virginia/

高盛:将苹果19财年iPhone销量预期下调6%

高盛今日发布投资研究报告,将苹果公司(以下简称“苹果”)目标股价从222美元调低至209美元,给予其股票“中性”评级。昨日,苹果面部识别供应商Lumentum下调了公司的业绩预期,主要是因为来自一家主要大客户(即苹果)的订单量下滑。受此影响,高盛今日在报告中预计,苹果明年的iPhone产量将比之前预期的低6%。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高盛分析师在报告中称:“我们担心的是,新一代iPhone的终端需求正在恶化。当然,今年12月圣诞购物旺季到来时,iPhone需求可能出现反弹。但鉴于目前的形式,我们认为调低iPhone实际销量是比较稳妥的。”

昨日,摩根大通已将苹果目标股价从270美元调低至266美元,并将今年iPhone销量预期从2.16亿部调低至2.14亿部,将2019年销量预期从2.18亿部调低至2.08亿部。

此外,华尔街投行Longbow Research昨日也发布报告称, iPhone在中国市场的需求有下滑风险。因为在刚刚过去的10月份,百度搜索引擎上的iPhone搜索量显著下滑。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787555.htm

全新12.9英寸iPad Pro是否真的能取代笔电?

关于苹果的 iPad Pro 是否真的可以作为笔记本电脑的替代品,目前仍然许多不同的说法,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无论专家怎么说,iPad Pro 产品线一年比一年强大,苹果正在用便携性和尖端功能模糊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之间的界线。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本周,外媒 iDropNews 列出了用户可能会选择 2018 年 iPad Pro 的 12.9 英寸版本作为笔记本电脑替代品的 5 个原因。如果你正在考虑购买 iPad Pro,不妨参考一下。

设计和尺寸

新一代 iPad Pro 不仅拥有超薄的边框,而且移除了苹果标志性的 Home 键,它呈现的是一块巨大的浸入式显示屏幕,在添加 Face ID 的同时还没有使用 iPhone X 式的刘海。

12.9 英寸 iPad Pro 的物理机身减小了 25%,机身厚度也只有 5.9 毫米,其设计也借鉴了 iPhone 5/5s 的风格,这款设备的重量为 631 克,虽然只是略低于前代,但是用起来也更舒适。

惊人的 12.9 英寸显示屏

新一代 iPad Pro 的大屏版本拥有一块 12.9 英寸、LED 背光、具备多点触控和 IPS 技术的 Liquid 视网膜显示屏,其分辨率达到 2732×2048,像素密度达到 264ppi。

最关键的是,这块显示屏还拥有苹果一直在吹捧的 True Tone 原彩显示技术。重新设计的 iPad Pro 屏幕区域达到 85.4%,高于 2017 年 12.9 英寸 iPad Pro 的 76.4%。简单来说,新版本可以让用户在更少的空间内获得更大的显示屏幕。

压倒 PC 的力量、一流的安全

2018 年的 iPad Pro 无疑是一头性能猛兽,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苹果专门设计的 A12X 芯片,它使用的是跟 A12 一样的 7nm 制程工艺。除了八核 CPU,A12X SoC 还包括一个渲染图形性能的 7 核 GPU 以及管理 AR 应用等内容的神经引擎。

iDropNews 在文章中表示,A12X 配合 iOS 12 的速度提升、安全性和性能增强,你会很容易发现,新款 iPad Pro 可以在跑分测试中轻易击败配备英特尔第七代或第八代酷睿 i7 处理器的 PC。重要的是,它在相同的测试中甚至优于配备酷睿 i7 的 2018 年 MacBook Pro。

通用 USB-C 连接

苹果公司在 2018 年 iPad Pro 上用 USB-C 接口取代了原来的 Lightning 接口,这种新的通用 USB 连接标准苹果也刚用在 Mac 产品线上不久,它能提供非常快的数据传输性能。

虽然只是一个接口的改变,但是苹果在 iPad Pro 上为用户提供了一些以前做不到的特性,比如跟第三方配件的连接,包括但不限于乐器、外接 4K 显示屏、USB-C 多接口扩展坞等等。

桌面级应用、配件

也许 iPad Pro 不能作为笔记本电脑替代品的最强烈反对在于它不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它只是一台触屏平板电脑,尽管苹果一直声称它拥有 PC 级的组件。事实是,不管苹果的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最终如何一起协同工作,macOS 和 iOS 一直是独立的操作系统,他们服务于不同的硬件产品。

苹果已经确认他们不会开发配备触控显示屏的 Mac,或者运行 macOS 的 iPad。好消息是,对于部分希望苹果推出这类混合设备的用户来说,2018 年的 iPad Pro 已经非常接近。当然,这个说法肯定不适合所有人,但是,苹果正在用包含 USB-C 在内的主要新功能、强大的桌面级 CPU 来满足和超过专业用户的期望。

还有苹果为 iPad Pro 开发的新配件,包括全新的键盘式智能双面夹和 Apple Pencil(无线充电、手势控制),都进一步证明了苹果的新平板电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一台笔记本电脑。此外,一些 Mac 平台的应用已经被移植到 iOS 平台(包括微软 Office 套件),还有一些应用也正在路上,包括 Adobe 为 iPad 开发的 Photoshop。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787553.htm

Google’s new ‘Squoosh’ app is designed to optimize your images

You can access Squoosh online through its lightweight website and, once loaded, it can also work offline within the browser. The web-based app is relatively straightforward to use: it supports a range of web formats such as JPG, MozJPEG, WebP and PNG. It also shows you a 1:1 visual comparison of the original image and the compressed version, to help illustrate the differences. When you’re done editing, just tap download to save the image locally. Squoosh is an open-source tool, so if you’re interested in its inner-workings you can peep its code on GitHub.

Still, the irony of Google obsessing over page loading times while ignoring how bloated Chrome is won’t be lost on many users. Elsewhere, the big G is also campaigning to turn its fast-loading mobile web pages into a web standard — in the hopes that they’ll expand beyond the handful of current adopters (including itself, Twitter, Bing and Baidu) and bring the entirety of the web into its aegis. Eradicating notoriously bulky images is part and parcel of that masterplan.

https://www.engadget.com/2018/11/13/google-squoosh-app-optimize-images/

What we’re watching: ‘Life Sentence’

Its single-season run allows the show to go through some changes, and the plot finds itself as Stella and her husband, fake Lewis Hamilton, deal suddenly living in a marriage that neither one expected to last. It ends on a cliffhanger, and while the show’s creator has already tweeted out an explanation of the series’ intended ending, it would’ve been better to see it on the screen.

If this had been a show made for streaming, maybe that would’ve happened. As much as people complain about the quality when it comes to something like House of Cards or certain Marvel series — once you start watching them you usually finish. At that point, you can make a recommendation to friends about watching based on an entire story instead of just a pilot episode. While Netflix doubles down on its investment in romantic comedies, CW dumped this midseason replacement and is trying again with something else, but maybe a change in strategy is the real fix.

[embedded content]

IRL” is a recurring column in which the Engadget staff run down what they’re buying, using, playing and streaming.

https://www.engadget.com/2018/11/13/what-were-watching-life-sent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