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不丹建交尚待时日

图片版权 ajlber/iStock
Image caption 不丹首都廷布

不丹王国,一个隐秘于喜马拉雅山脉里的神秘国度,面积不足四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足百万,国小民寡令它很容易被世人所忽略。不过,不丹却被广为传颂为”地球上最后的香格里拉”或”世外桃源”,因为它号称是世界上最讲究环保和最幸福的国家之一。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十四个邻国之一,不丹是至今唯一仍未与中国建交的邻居,也是唯一与台湾海峡两岸均未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联合国会员国。2012年6月21日,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与时任不丹首相吉格梅·廷里(Jigme Thinley)在巴西会见时表示,中国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同不方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早日划定两国边界,加强各领域交流,推动中不关系迈上新台阶。

近日,在新加坡召开的一次交流会上,笔者问不丹现任首相策林·托杰(Tshering Tobgay),中不何时会正式建交?他表示,中不首先需要解决两国边界的划定问题,自1984年以来两国已经成功开展了24轮边界会谈,不丹有耐心,而中国则表现出了大国风范,进展令人鼓舞。不过他也强调,不丹与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均无外交关系,因此对于中不建交,大家应给予适当耐心。

不可否认,边界问题的确是中不两国建交需要优先扫除的障碍,毕竟领土问题向来都是极为敏感的外交课题,而长达470公里的中不边界,大部分尚未划界或者有待解决。

不过可喜的是,近年来中不的边界谈判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双方顺利完成了对两国边境争议地区的联合勘察工作,而且双方均表示愿意继续通过友好协商,争取早日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全面的边界问题解决方案。

其实,中不两国的建交之路,还存在着另一个不便明说的突出障碍:印度。策林·托杰首相在回答笔者的提问时刻意回避提及”印度”,不过他也有所暗示地解释,不丹北部被喜马拉雅高耸群山阻隔,正如不少境内河流都向南延展一样,不丹自然会优先向南寻求发展。众所周知,不丹的南方是印度,北部则是中国。

不丹和印度的关系极为特殊,双方在外交、国防、经贸与科教等各领域都有着紧密联系。不印双方于1949年签订的《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规定,不丹的外交事务要接受印度的”指导”。

在国防安全方面,不丹被置于印度的保护伞之下,印度负责不丹的安全,提供军事装备、训练及军费补助,并在不丹境内有驻军。在经贸方面,印度是不丹最大的外援国和最主要的贸易伙伴。

显而易见,印度对于不丹的影响力是历史性且全方位的,不丹若想同中国建交,必然要先看”大哥”印度的”脸色”。然而,印度应该不大乐意看到自己的”小弟”不丹与中国走得太近,因为中印作为当今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很多领域都被普遍认为是竞争对手。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不丹将藏传佛教定为国教,但是不丹信奉的是藏传佛教四大派别之一的噶举派(白教),而且是独有特色的竹巴噶举(Drukpa Kagyu),这与中国西藏境内的主流藏密派系泾渭分明,互不隶属,因此西藏问题应该不大会成为中不建交的障碍。

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中不建交应该是双方乐见之事。从中国的角度而言,不丹是目前唯一尚未与自己建交的邻国,与其建交可以进一步打开国门,并在与印度的博弈中加分。

从不丹的角度而言,若同中国建交则可以缓解它对印度的过度依赖,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去年,中国就已取代美国成为不丹最重要的国际游客来源地,共计9399名中国游客到访不丹,比2010年的722人次陡增十多倍。

不过,化解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边界和印度问题,并非短期内能够一蹴而就的。中不双方均表示有智慧也有耐心,去探寻和平友好的解决之道。我们相信,未来中不两国的建交虽无法指日可待,但一定会水到渠成。

本文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BBC中文网立场。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omments-on-china-38249635

大家谈中国:蔡英文的电话费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12月2日蔡英文打电话给川普,《纽约时报》认为这次通话,是对中国的”公然羞辱”

12月2日蔡英文打电话给川普,稍后川普在推特发文说”台湾的总统今天打电话给我,道贺我赢得总统选举。谢谢妳!”《纽约时报》认为这次通话,是对中国的”公然羞辱”,因为”打破了近四十年来的外交实践惯例,可能造成与中国的重大分歧…属于”比军售”更严重的挑衅行为。”

马克斯·费雪(Max Fisher)认为川普使用”台湾总统”一词”颠覆了美国一贯的立场,即『一个中国』政策。”中国外长王毅称”这只是台湾方面搞的一个小动作,根本不可能改变国际社会已经形成的一个中国格局。”中国有没有可能动台湾的邦交国呢?国安局副局长周美伍表示”不无可能”。中国如果把蔡英文的电话视为重启”烽火外交”的信号,北京可以”三支箭外交”响应。

第一支箭射向尼加拉瓜

11月6日尼加拉瓜现任总统奥蒂嘉(Daniel Ortega)获72%选票顺利二度连任,蔡英文将出席明年1月10日的就职典礼。

喧腾多年的尼加拉瓜运河虽于2015年宣告延期,但今年6月中国和尼国签订了8亿美元水库和水力发电系统的协议,蔡政府理应感受到中国拔桩的力道。奥蒂嘉不仅在1985年担任国家领导人时和台湾断交,还在2009年马英九原本预定和奥蒂嘉在萨尔瓦多举行会谈时,三度放其鸽子。

来年7月,马专程访问尼加拉瓜,奥蒂嘉亦未出席官方晚宴,最后在马宴请华侨场合奥蒂嘉才现身并向马致歉。此番他再度当选后,台尼关系可能成为观察大陆是否容忍蔡英文拒绝”一中原则”底线的指标。

第二支箭射向南方共同市场

成立于1991年的南方共同市场(简称南共市) 是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为创始会员国,委内瑞拉于2012年7月成为会员国。

乌拉圭总统巴斯克斯(Tabaré Vázquez)今年10月12至20日访问中国,返国前他表示”此行访华最大成果是两国决定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乌拉圭愿意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计划。”

目前,中国是乌拉圭第一大贸易伙伴,羊毛、牛肉的最大进口国,乌拉圭也是中国进口大豆的第四大供应国。

当乌拉圭继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也成为中国的战略伙伴之后,巴拉圭恐无法反对南共市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因此不得不对台湾的外交关系做一了断。

第三支箭射向梵蒂冈

9月4日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应邀出席德雷莎修女封圣仪式,由于教廷是台湾在欧洲唯一的邦交国,此行别具意义。笃信天主教的陈建仁因在SARS和流行病领域有重大贡献,获教廷册封为”梵蒂冈耶路撒冷圣墓骑士团骑士”(Equestrian Order of the Holy Sepulchre of Jerusalem) 和”梵蒂冈宗座大额我略爵士”(Pontifical Equestrian Order of St. Gregory the Great),但陈建仁救得了梵蒂冈的邦交吗?

教廷与中国自清朝开始接触,至1946年教廷派遣黎培理(Antonio Riberi)担任驻华公使双方才建立正式外交关系,1966年设于台北市的驻华教廷公使馆升格为大使馆。

值得一提的是教廷驻华大使馆名称为Apostolic Nunciature in China,无论是中文的”驻华”或英文的China均未指明是中国或台湾。因此教廷若决定与中国建交只需将使馆迁至北京连牌子都不需改,也算是回应了陈建仁所谓”全世界的天主教徒应该,同归一牧同属一栈。”

上述第一支箭可在台湾邦交重镇中美洲再下一城,第二、三支箭则可将台湾赶出南美和欧洲外交战场,这可能是蔡英文要替川普代付的”长途电话费”。

本文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BBC中文网立场。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omments-on-china-38223170